你的位置:主页 > 风味名吃 > 北京老字号 > 正文

景泰蓝工艺的历史风格

时间:2014-08-22 16:23     来源:中国日报网食品频道    责编:食品中国

景泰蓝起源

景泰蓝又称“铜胎掐丝珐琅”,俗名“珐蓝”,又称“嵌珐琅”,是一种在铜质的胎型上,用柔软的扁铜丝,掐成各种花纹焊上,然后把珐琅质的色釉充填在花纹内烧制而成的器物 。之所以称为“景泰蓝”,乃是因为在明朝景泰年间(1450~1457),无论是在器形、纹饰、色彩等方面都已达到极高的艺术水平,尤其是蓝釉料有了新的突破:淡白微绿的天蓝,如琉璃般凝重的钴蓝,以及像蓝宝石般浓郁的宝蓝,均无一例外地用来做底色,给人以高贵典雅的艺术享受。“景泰蓝”这个称谓最先见于清雍正6年(1728)《各作成做活计清档》记载:“今年珐琅海棠式盆再小,孔雀翎不好,另做。其仿景泰蓝珐琅瓶花不好,钦此”。现在虽然色彩品种大大增多,然而仍然使用以前的名字。因为景泰蓝已变为一种工艺的名称,而不是颜色的名称。

对景泰蓝的发展起源,由于现有文献记载不足,缺少早期有可靠年款的制品作为断代依据,所以专家学者多持不同看法,尚难以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工艺并非始于明朝景泰年间,其历史渊源可追溯到元朝或更加久远的年代。持中国本源的学者认为:历史文物可以提供一些证明,如春秋时期越王勾践剑,柄上就嵌有珐琅釉料;满城出土的汉代铜壶,壶体也用珐琅作为装饰;日本正仓院所藏的唐代银胎金掐丝珐琅镜,镜背花纹就涂饰有各色珐琅;这些反映了在中国金属工艺运用珐琅的历史是悠久的,但从严格意义来说,并不能完全证明景泰蓝独特的工艺性及景泰蓝工艺出于中国。

有学者认为珐琅器作为一种在金属(主要是铜,其次是金银)器形上用彩釉(俗称为蓝料)进行装饰的工艺技术,是自外国传入我国的。据《新增格古要论·古窑器论·大食窑》记载:“大食窑出大食国。以铜作身,用药烧成五色花者,与佛郎嵌相似。尝见香炉、花瓶、盒子、盏子之类,但在妇人闺阁之中用,非士大夫文房清玩。世又谓之鬼国窑,今云南人在京多作酒盏,俗称曰鬼国嵌,内府作者,细润可爱。”“大食”是中国史籍对西亚阿拉伯国家的称谓,为波斯文的音译。“佛郎”即“佛林”,是中国史籍对东罗马帝国的称谓。“佛郎嵌”即是指东罗马帝国的掐丝珐琅。掐丝珐琅最早源于古代罗马,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珐琅为公元前13世纪的迈锡尼时期的指环。公元6世纪以后,东罗马帝国的珐琅工艺非常发达。至12世纪时,珐琅工艺传入西亚阿拉伯国家。有关专家根据史料分析,大约在13世纪末,元蒙军队远征,横跨欧亚大陆入侵西亚,俘虏了大批有专业技能的工匠作为工奴运回后方,专为蒙古贵族生产豪华日用品。此时,在阿拉伯地区流行的金属珐琅制作技术与主要原料就传入中国。传入之初,就被称作“大食窑器”、“鬼国窑器”和“佛郎嵌”。1935年中华民国北平市政秘书处编辑的《旧都文物略》在谈到景泰蓝起源时,援引《陶说》写道:珐琅,在过去叫“佛郎”,又叫“发郎”、“发蓝”,产于“佛林”。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虽然这种以金属为胎填敷珐琅釉料烧制而成的工艺品是舶来品,但在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艺术土壤上,很快地融汇了中华民族的传统艺术风格,并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史上耀眼的明珠。

明代景泰蓝

目前有款识的景泰蓝实物还没有早于明代宣德以前的,但以明代宣德后的铜胎掐丝珐琅器制作精美来看,可以断定宣德年间绝不是铜胎掐丝珐琅器制作的开始时期,而是在元代就进入中国,由于这项工艺制造技术到了宣德时期已达到成熟阶段,器物类型有炉、瓶、盒、盘、香筒等,釉料色彩为蓝色地,花纹以大香莲为主,图案简练、色调鲜明、花朵饱满、枝蔓舒卷有力。制作方面大都是铸胎上剔花(起初不是掐丝工艺),其中有盈尺的重器。釉料色彩坚实、铜活浑厚、镀金灿烂,图案除香莲外,有蕉叶饕餮纹,缠枝莲等。到了景泰年间这项工艺更加纯熟,产品有高与人齐的大觚,也有二三尺的尊、壶、鼎等。仿古铜器物又出现了菊花、葡萄、火焰、鹿、鹤、狮子戏球、游龙戏珠、凤龙、亭台楼阁、山水、人物、花鸟等。釉色晶莹,有如宝石,新出现的釉彩有葡萄紫、翠兰、玫瑰紫等色调,配合上除天蓝做地外还有以宝蓝做地。此外制胎也由以前的铸胎发展成锤打成胎,掐丝利用扁铜丝规格整齐,磨光细润,镀金匀实,它工艺水平进一步提高。

总之明代景泰蓝的风格主要简朴豪放、鲜明华丽、浑厚有力。胎型、纹样、色彩的特点是胎型厚重,但产品应用范围较窄,仅限于装饰宫廷内的五供和缸、壶、瓶,日常用的炭盆、洗面盆等,花纹简练洒脱,但拘谨。其用色大胆,善用原色和重色,从而形成强烈对比和色彩的互补作用,加之金色线条相连接形成了统一而富有变化的完整感。

清代景泰蓝

清代景泰蓝以乾隆时期为代表(1736-1795),当时专为清代宫廷设计制作珐琅器,它承袭了明代的豪放,并与雕漆、烧瓷、宝石镶嵌、等各种工艺美术相结合,制作技巧上得到了较大发展。

它的风格和明代相反,明代气魄雄伟、自然豪放,但清代表现鲜明华丽、古典雅致,人见了有一种调和华丽的幽静之美。胎型比明代多,大多是锤打制胎,也有立体感强的錾胎。不仅有仿历代陈饰工艺的造型,而且还结合日常生活创作了许多精致而适用的桌、椅、床、插屏、掛屏、酒具、洗、匣、笔、床等,大到高与楼齐的佛塔,小至床头上使用的帐勾等无所不备。在纹饰方面,内容也比明代更为广泛,有生动多姿的花鸟、优美的山水、栩栩如生的虫兽,还有利用景泰蓝工艺加工历代文人名画的图案。尤其与明代不同的是构图上广泛地采用锦地、在主题花纹周围,互相牵绕变化多端,显得均匀自然。珐琅釉的色泽较明代纯正光洁,彻底改变了灰暗干涩的质感,填料也较为饱满,釉层表面平滑,砂眼较少。通常仍采用浅蓝色釉为地儿,饰红、绿、深蓝、黄、白、紫色釉组成花卉图案。到了清乾隆时期,釉色出现了粉红、菜叶绿、银黄和黑等新釉色,色地的配合除天蓝地儿、宝蓝地儿外,又添了绿色地儿。当时粉碎技术有了很大提高,釉料研磨的加细,对点润技术的提高和作品的表现力起了很大的作用,产品上的砂眼也大大减少。在打磨上也创造了简单的脚踏磨活机,打磨出来的产品较明代要光润,产品具有精美细腻之风格特色。釉料除造办处珐琅厂自烧之外,尚用广州珐琅料与欧洲进口珐琅料。

嘉庆初期,景泰蓝基本上保持了乾隆时期的风貌,但已经开始衰落,一直到道光年间(1821~1850),遗存的作品数量很少。但同时,具有鲜明民族风格的铜胎掐丝珐琅制品受到西方人的青睐,开始作为重要商品出口外销,这也使得珐琅工艺稍有恢复和发展,“咸丰年间,有德兴成、全兴成、天瑞堂等数家,精心研究珐琅一业,始有渐盛”(《北平珐琅工业研究》,《经济半月刊》1928年7月),明末清初景泰蓝开始出口,在国际市场上逐渐闻名,曾出现一番繁荣景象。1930年至1935年是景泰蓝出口最鼎盛时期。从当时海关月报表上来看景泰蓝出口占重要地位。当时有大小工厂和作坊八、九十家,从业人员达2700余人,著名厂商有杨天利(专做瓷仿器)、德兴盛(专做各种鸟兽形象的古铜器)、达古斋(专做仿明清作品)等。此时产品多仿制,创作较差,当时流行素活花丝工艺,掐丝工艺更为精致规矩。有素鱼鳞、羊丝莞儿素地活等。但清朝晚期的这一繁荣景象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又进入了不景气的困境之中。

从总体来看,清朝对景泰蓝工艺的发展还是起到很大的作用。清初景泰蓝工艺缺乏独创性,无论造型、色彩和装饰大都沿袭明代的风格;清中后期,由于宫廷皇室的奢华,对景泰蓝工艺影响很大,这时期的制品造型丰富,表现内容题材广泛,色彩也较明代丰富,可以说是景泰蓝工艺发展的一个新的纪元。但也由于景泰蓝在清中期以前大都为宫廷所供奉,所以就其造型、装饰、色彩及做工而言,总体感觉上过于繁琐、过于奢华。

此后景泰蓝在艺术上出现了一种杂乱庸俗、畸形不健康现象。主要原因是有些出口商为了迎合外国人低级趣味的要求,产品日趋庸俗低劣。特别是1937年后(日本侵华)外销断绝、工厂作坊倒闭、生产艺人改行转业,产品被称为“河漂子”。抗日战争胜利后,虽有些恢复,但终因战乱,物价波动,货币贬值的影响。加上厂商重重剥削,艺人生活得不到保障,使景泰蓝处于奄奄一息状态。

新中国成立后景泰蓝发展

解放后,党和政府对此采取了抢救、保护和扶持的政策,发放贷款、订货、收购,使这一行业得到了迅速的恢复和发展。1950年6月,北京市政府成立了北京市特种工艺品公司。1951年特艺公司主持召开了特种工艺品专业会议,就景泰蓝行业的发展和产品的销售等问题进行了研讨。为了尽快恢复景泰蓝行业的生产,并规范了景泰蓝的生产制作,成立了研究制作景泰蓝的国营特艺试验厂,同年清华大学营建系在梁思成、林徽音教授的主持下成立了一个美术小组,抢救濒于灭绝的景泰蓝。美术组有高庄、莫宗江,还有常莎娜、钱美华、孙君莲三个在清华大学进修深造的女学生。林教授带着他们到珐琅作坊中去调查、了解景泰蓝的生产现状,发动大家为景泰蓝设计新的纹样、图案。她常对这几个学生说:“景泰蓝是国宝,不能在新中国失传。” 后来,钱美华在林教授的鼓舞下,毅然选择了景泰蓝专业,下到基层,来到北京珐琅厂,成为我国从事景泰蓝专业设计第一人,是我国为数不多的景泰蓝专家之一。1952年,北京市第一珐琅生产合作社成立。1954年,为响应政府提出的“罗致艺人,保存技艺,培养艺徒,从根本上保护和发展首都特种工艺”的号召,又成立了北京市第二珐琅生产合作社。1956年,在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的高潮中,由42个珐琅作坊合并组成了公私合营北京珐琅厂和第三珐琅生产合作社。1958年6月,3个珐琅生产合作社合并,成立了北京景泰蓝厂。同年10月,国营景泰蓝试验厂并入公私合营北京珐琅厂,成立了国营北京珐琅厂。1958年北京珐琅厂组建了景泰蓝行业第一个设计室,当时的两名设计人员,一位是留学日本的夏伯鸣先生,一位就是钱美华大师,由于设计人员少,只能为一些参展和创新作品设计图纸。一般产品没有设计图。1961年以后,一些大中专院校毕业的美术、科技人员分配到企业,充实了技术人员和设计队伍,到1979年,一般产品才开始实行按图生产,这种按图生产的方式,对规范景泰蓝的制作,保证产品质量,提高产品的艺术水平,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使景泰蓝在继承、吸收明清两代色彩特点和润色技法的基础上,纹样设计又借鉴了国画的施色、勾线、烘染的技法,创作出了多种风格的作品。掐丝工艺方面:花纹可以叫上名来的发展到100多种,大凡民间流传图案,都可以看到,并吸取了古代民族图案和敦煌图案、古典文学上人物布景和祖国优美风景图案。比过去掐花的周围一定要一圈叶子,如蜘蛛网一样看起来非常繁琐,而现在花纹首先注意到主题突出,布局和章法完整。以钱美华为代表的设计专家还以写意画为题材,以水墨形式和装饰画手法表现出赋有民族形式的写意画,诗情画意达到了高度艺术水平。色彩方面,釉料除大红、大黄、粉红为明清外,其它色彩比以前大有提高,有釉料32种,较明清增加了20余种,尤其是广泛利用配色和润色丰富了色彩,增加了产品的观赏性和艺术性。点蓝艺人与掐丝艺人配合加强了釉色质感和色彩的变化,技术上打破了必须密丝才能点蓝的规矩,创造了无丝点蓝法。这一时期的景泰蓝从胎型上看,除做到规整、稳重外,在生产品种上抛弃了一些不合时代需要的产品,还根据实用经济美观原则创造了瓶、盘、碗、洗子、烟具、壁挂灯具、奖杯等。恢复和发展了160多种产品。发明了制胎机,利用机械压胎提高了工作效率,胎型规整统一。这对景泰蓝艺术的发展和产品创新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1963年,北京珐琅厂编制了《景泰蓝工艺操作规程》和《工序质量标准》,使景泰蓝行业第一次有了文字标准,这是手工业从经验生产迈向标准化生产的一个开端;1986年北京工艺美术品总公司提出由北京市珐琅厂起草,同年12月北京市标准计量局发布实施了《景泰蓝工艺品企业标准》;1996年3月北京工美集团、北京市珐琅厂起草,同年6月由中国轻工总会发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景泰蓝工艺品行业标准》。从此,全国景泰蓝行业有了统一的产品质量标准,使景泰蓝的生产逐渐走向科学化管理。

五、六十年代,景泰蓝处于恢复时期,其产品造型、图案、花色大部分承袭了传统的风格,创新产品极少。七十年代以后,景泰蓝进入快速发展时期。由于国际市场需求量大,企业生产的景泰蓝几乎全部出口,占当时全国景泰蓝出口总量的70%以上。这一时期的创新产品数量有了较大幅度的增加,产品大部分为传统造型,花卉图案也多为牡丹、菊花、梅花,龙、凤、博古等题材,品种相对单一。进入九十年代,随着市场经济的建立和发展,景泰蓝的主要市场也由国外转移到国内。这一市场变化,对景泰蓝的发展创新起了决定性的作用。1992年,北京珐琅厂提出了“紧跟时代,贴近生活”的创作主导思想。开发出华夏、欧美、伊斯兰三个文化系列产品。这些新品造形简练、大方,有鲜明个性,装饰取材更为广泛,特别是“垂绕式装饰”布局法的应用,丰富了景泰蓝纹样的装饰效果,给传统景泰蓝带来了一丝清新的气息。

可以说,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是景泰蓝开发创新产品最多,艺术水平最高,突破性最大的时期,也是产品设计创新最活跃的时期。这一时期,创新产品的艺术水平较之过去有了一个飞跃的发展,形成了全新简洁、现代时尚的新一代景泰蓝。

2002年9月,北京市颁布了《传统工艺美术保护办法》,这对北京的传统工艺美术、对景泰蓝的发展、繁荣与振兴产生了重大影响和推动作用。2006年,景泰蓝制作技艺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市珐琅厂成为景泰蓝制作技艺保护传承基地,在国家和北京市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我国景泰蓝的发展又实现了一个质的飞跃。作为国内景泰蓝行业唯一的一家中华老字号,北京市珐琅厂有限责任公司紧紧抓住这一发展契机,加大了景泰蓝设计队伍、制作队伍建设,全面提升了景泰蓝的设计、制作水平,并利用自身优势,研发出景泰蓝高端政务、商务礼品;大师收藏品、日用品;高仿元、明、清制品等,并为部分大师作品申请了国家外观专利。公司生产的景泰蓝产品质量也达到了历史最好水平,代表了当今我国景泰蓝发展的最高水平。为更好的对景泰蓝制作技艺进行保护传承,北京市珐琅厂加快了景泰蓝制作技艺向室内外建筑装饰工程、日用品、高档名牌产品包装等领域的研发速度,拓宽了景泰蓝工艺的应用领域,取得历史性突破。成功运作了80平方米的城市景观《花开富贵》、《生命的旋律》等三个大型室外景泰蓝喷水池,新加坡佛牙寺高3.21米、直径2.15米的大型藏传佛教用品景泰蓝《转经轮藏》工程,中南海、首都机场专机楼、澳大利亚某五星级大酒店、华西龙希国际大酒店等室内景泰蓝工艺装饰工程等。在这些景泰蓝装饰工程中,有2米乘6米的大型景泰蓝壁画、门的垭口、拉手、天花板、暖气罩、洗面盆、藻井、隔扇门饰等,很多装饰部分都可以用景泰蓝工艺来表现。

景泰蓝自古以来,一直是宫廷制品,属宫廷文化,而非瓷器那样既有官窑又有民窑。这种金属与“火”的艺术,多年来一直深藏闺中,不为人知。瓷器有“官窑”和“民窑”之分,而景泰蓝只有“官窑”,没有“民窑”。是皇家专用品,寻常百姓家里是见不着的。皇帝偶尔把它作为赠品赏给大臣,王公大臣以家里能摆件景泰蓝而炫耀恩宠和尊贵。因此,景泰蓝有着“比珠宝玉石更珍贵”的美誉。由于数量有限,国内博物馆的收藏也主要集中在少数几个馆,且很少展出。要满足人民群众参观、欣赏需求,利用传统手制作技艺仿制元明清时期精典制品是解决这一矛盾的一个方法,可让更多喜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人借此欣赏、品评、学习、研究,亦可将其艺术生命进行有效的传承保护,从而发扬光大,为此,北京市珐琅厂于2012年6月兴建了我国第一个景泰蓝博物馆(一期工程)。馆藏展品以元明清时期制作风格的珐琅器(景泰蓝)为主,同时陈设自解放以来,珐琅厂各时期的景泰蓝精品、各位大师、老艺人的经典作品。景泰蓝博物馆的建立不只是一个对外展览窗口,更重要的是把这些文化精粹继承发展下去。

珐琅釉的发展

说起景泰蓝,不得不说说珐琅釉。珐琅釉从明代一直延续到20世纪50年代初,均以天然矿物质原料熔炼。据烧炼釉料的老师傅讲:当时学徒,原料是天然矿石、矿土,只要付出脚钱就可以拉回来研细熔炼。现在用的是也是天然矿物质,只是对其进行了提纯,其成分主要由石英、莹石、长石以及金属氧化物的着色剂等。生产方法大部分都是把各种原材料按不同比例充分搅拌混合,放在一千二百度以上的高温炉中进行熔炼、炸水、自然风干、研磨、过筛,之后才能使用。每一种颜色都要研究一个配方。从前配方基本都一样,只要换着色剂就完成了。

从1949年到七十年代初,经过工人们的不断实验创新,珐琅釉由原来的二十来种增加至六七十种,分为透明料、半透明料和不透明料三类。新创出了珊瑚红、宝石红、金星、银绿、银紫、咖啡等历史上未有过的且制作难度较大的釉色,其中珊瑚红、宝石红、金星釉料是仿宝石釉色,与明清时釉色的原料和配方完全不同,其制作方法也与过去有很大的区别。另外还研制出了鲜丽的大红、橙红、叶绿、葱心绿、乳白、湖蓝、孔雀绿等七种无铅釉料;靠地红、银黄、亮白等几种透明釉的研制成功,极大地提高了景泰蓝的艺术表现力。80年代初北京珐琅厂还研制出了20多种银晶蓝釉,这种透明釉料的研制成功,填补了国内这一领域的空白,并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

因为铅可以提高色釉的鲜艳度、光泽度,所以从古到今,国内外生产的珐琅釉料中都有较高含量的氧化铅。但是,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人们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强,绿色、健康的消费观念已成为大众的消费主流。同时,有铅釉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景泰蓝工艺向更多的领域拓展。

在珐琅釉的生产过程中,配料、熔炼以及研磨时都会有大量的氧化铅粉及铅气散出,即使采取保护措施,操作人员也很难避免吸入体内。同时,釉料熔炼后要进行炸水,其废水直接排入地下,对水源造成了污染。随着社会的全面发展,保护环境、治理污染已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因此,作为景泰蓝行业中唯一一家中华老字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景泰蓝制作技艺传承保护基地,北京市珐琅厂有限责任公司近几年研发了64种无铅釉料,其软硬度、鲜艳度、光泽度完全可替代有铅釉,必将对今后景泰蓝的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食品中国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食品中国未经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

    备案号: 京ICP备12040692号-2

    关注我们
    内容合作:
    010-82539795
    商务合作:
    18901020061
    18910281858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