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食品中国!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厨具 >> 要闻 >> 正文

自动售餐机沦为摆设 需求匮乏 体验感差

我要评论 来源:北京商报  2016-2-24 8:31:48 编辑:张宜娟

  与O2O外卖高昂的配送成本相比,以批量配送为特征的自动售餐机一直被认为是后外卖时代餐饮O2O的新形式,而被不少餐企视为切入写字楼及社区餐饮的法宝。去年,以嘉和一品、三全鲜食、友宝为代表的一批企业纷纷在自动售餐机领域布点。然而,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实地走访了部分自动售餐机却发现,其运营情况并没有预想的乐观,有些甚至沦为摆设。调查发现,可选餐品少、消费体验差、价格无优势是当前自动售餐机发展面临的主要障碍。

  ■现场走访

  写字楼:售餐机沦为摆设

  海淀区豪景大厦一层设有一台乐栈自动售餐机。上周五中午11时30分,北京商报记者赶到这里时,正碰上送餐员完成配送准备离开。现场的88个保温格中只有4个在用,其余都是空的。而就在同一时段,大厦内不少上班族从附近饭馆带回打包盒饭。

  在位于中关村软件园10号楼的另一处乐栈自动售餐机站点,52个保温格中空无一物。据附近的保安介绍,当天中午没人来取餐,前两天偶尔有一两个人来这里取餐。“楼内地下一层就有餐厅,很多上班族都去餐厅用餐。”

  徐女士是望京SOHO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她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去年公司刚搬到这里时,公司内就设有一台友宝的自动售餐机。员工可以提前通过友宝微信平台订购周边一些餐品,在自己方便的时间从售餐机自取。“全公司有好几百人,但每天中午通过售餐机预订的只有四五份,有时只有两份。”大约半年后,放置在该公司的友宝售餐机就被撤走了。

  与乐栈、友宝的平台模式不同,三全鲜食是以自产自配的重模式切入自动售餐机市场的。不过,北京商报记者下载三全鲜食App后,在全市多个地区始终无法搜索到三全鲜食售餐机的位置。拨打客服热线获悉,三全鲜食主要采取与企业直接合作的方式布点,也就是说,只有合作企业的员工才能使用该售餐机。

  社区:老年餐每天仅售几十份

  安置在写字楼的自动售餐机门可罗雀,那么放置在社区的售餐机状况如何呢?

  去年9月,安贞街道在安华里社区曾安置了两台老年自助售餐机。上周一,北京商报记者再次走访该社区发现,由于春节后刚刚开始恢复营业,设在安贞社区养老助残服务中心的自助售餐机并未正式“上岗”,附近居民及社工提前预订的午餐都被放在保温箱内,由该站点的工作人员直接发放给取餐人员。

  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这里平时每天预订量稳定在几十份。居民可在取餐前一天上午10点之前通过电话预订或现场预订来订餐,然后次日午餐时间持“智慧养老一卡通”前往取餐即可。据悉,办卡时充值金额须在300元以上,此后每次充值须在100元以上。据售餐机提供方——易饭创始人许师铭介绍,布设在安华里社区的老年自助售餐机属于第五代机型,配送环节采用全程冷链配送,用户可在取餐时自行选择是否加热。

  北京商报记者还注意到,该自助售餐机提供的菜单,已经从之前采访时的每周更换一次改为了现在每两周更换一次,套餐价格也从之前的8-15元不等,调整为8-25元不等。据了解,除了安华里社区外,北京红枫盈社区服务有限公司目前还有6个正在筹备中的老年自助售餐机社区站点。

  ■用户反馈

  分量少、价格贵、口味差

  北京商报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一些体验过自动售餐机的用户普遍反映,自动售餐机提供的产品种类太少,远没有外卖平台可选品种丰富,这也是他们尝试几次后就放弃使用自动售餐机的主要原因。

  在豪景大厦,一位自称使用过售餐机20余次的上班族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起初售餐机刚刚安放时可供选择的餐企还很多,包括鸿毛饺子等餐厅的饭都可以通过App预订,但现在很多都没有了。”登录乐栈App发现,目前与其合作的商家的确很少。有的站点早餐可选择的只有嘉和一品和乐栈专供,提供午餐的商家包括嘉和一品及乐栈专供在内总共只有4家,消费者可选空间非常有限。

  曾经采用过自提模式的青年菜君创始人任牧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初之所以采用地铁站自提就是因为物流成本太高,自提能够节省企业在支线物流方面的支出。实际上,去年乐栈自动售餐机推出时,初衷也是利用温控箱帮助餐饮商家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难题,走的也是平台化发展路线,但目前来看,其在商户合作方面显然还未铺开。

  此外,自动售餐机依托批量配送破解外卖配送成本高昂的痛点,但目前这一成本优势在价格端并未得到充分体现。一位写字楼白领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动售餐机刚刚启用时周边很多白领都体验过,在手机App上下单购买,选择好配送时间后,到用餐时间下楼输密码取餐即可。当时商家也曾采用过补贴和地推的方式。“配送员最初除了配送提前预订的盒饭外,还会准备多余的,路过的人要是想买,可以刷公交卡或者投币。”这位人士介绍,“一开始优惠力度很大,一两块钱的早餐,五六块钱的午餐等,用的人很多。后来优惠没了,价格与外卖差不多,餐品品种少、分量也很少,口味还一般,所以用的人就少了。”

  在安华里社区,居民李女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由于要到社区老年活动中心参加活动,自己每周都会固定预订两次午餐。在她看来,自助售餐机提供的餐品包装很好,也比较卫生,口味方面不咸也不油,比较符合老年人的用餐需求。价格虽然可以接受,但与社区老年餐桌相比还是更贵,而且套餐主食的量也太少。

  ■专家分析

  品质难保证成最大痛点

  自动售餐机的出现让餐饮企业看到了进入社区及写字楼的可能,但就记者走访写字楼售餐机站点的情况来看,其生存状况并不乐观。从用户反馈信息可以看出,很多用户对于自动售餐机的体验并不好。在人们对饮食多样化和餐品品质要求更高的今天,自动售餐机尚不能很好地迎合消费者的需求。

  针对乐栈自动售餐机项目在北京的发展,嘉和一品总经理刘京京表示,目前乐栈在北京的布点已经超过100个,但受春节假期影响,目前营业的只有官网上显示的不足30个。她表示,今年嘉和一品还将继续推进乐栈项目,布设更多的自动售餐机站点,同时还将积极推进与更多的餐饮企业达成合作。

  然而,不少餐饮业内人士并不看好自动售餐机项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餐企老板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食物最怕的就是长时间存放,售餐机没有办法保证产品的品质,还不如像外卖那样直接送到消费者手中。现在,消费者对于产品品质的需求愈发严格,如果体验不好,不仅是对售餐机的否定,也是对供餐商家的否定,因此,很多商家为了维护自身的品牌形象,并不愿与此类项目展开合作。”

  此外,从自动售餐机的运营情况看,其配送成本低的优势也难以凸显。原本,售餐机由于采用统一配送、用户自提的方式,相比外卖的配送方式省去了部分支线物流的成本,但是目前订单量过低,导致其统一配送与点对点配送相差无几。加之部分售餐机采用全线冷链运输,物流成本的优势无法体现。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表示,售餐机对于多数消费者而言比较新颖,目前,商家的前期宣传、推广不是很到位,因而市场接受度比较低,市场培育难度也就更大。当前,人们的消费习惯与售餐机的商业模式不匹配,导致了目前自动售餐机的尴尬生存现状。

  北京商报记者 徐慧 郭诗卉 郭白玉

食品中国微信公众号

关注食品中国微信公众号(Shipinzg_cn),定时推送,有机会获得仁怀酱酒!

食品中国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食品中国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食品中国网,使用本网作品的,请注明“来源:食品中国网”。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食品中国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图片、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本网会在第一时间处理。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18901020061 邮箱:657747461@qq.com